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底层成长叙事的诗学正义和道德困境
2012-07-06 10:47:07 来源: 作者:杨四平 【 】 浏览:1013
分享到:
评论:0

——序吴长青小说集《你不必来找我》

    不同于建国初期成长小说惯用的革命叙事,把身体问题革命化、符码化,使身体成为革命意志坚定与否的试金石;也不同于市场经济确立后女性作家“个人化写作”惯用的“深渊体验”叙事,使身体一味地动物化、性欲化;吴长青小说的叙事伦理,在对待身体问题的时候,没有采用单一视角,而是综合了当下小说叙事的各种时尚元素,使他的这些短篇小说变得好看,耐读,且有相当的“先进性”。

    长青的小说溶入了乡土叙事、底层叙事、官场叙事和两性叙事方方面面的元素,所以我们很难用哪一种叙事来命名他的这些小说。这就预示着他的小说可能蕴含的丰富性。长青的小说,无任是第一个人称,还是以叙事人身份出现,其实都是作者本人的声音,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小说就具有切己的自传性;书写的是一个人,一个青年男子,青春期成长的种种困境。而这位男子不是城里的青年知识分子,不是《青春之歌》里的余永泽,倒像是路遥《人生》中的高加林,但又比后者遭遇更复杂的境况。也就是说,长青小说里的主人公是生活在、学习在、工作在乡村或乡镇,至多偶然在城乡之间游走,最后无功而返地回到了乡村原点(他小说里叫“回家”)。所以,你既可以说它们是成长小说,也可以说它们是流浪小说,还可以说它们是成长加流浪的复合型小说。一个乡下的孩子,在当代中国城乡发生巨大变革时期,他在求学过程中的躁动,他在初涉社会后的不适,他在城乡之间难以定位的身份游移,他在基层政权角力中无足轻重的牺牲……可以说是续写了《人生》,也可以说是对《平凡的世界》的微缩。长青几乎是用新写实主义小说的叙事方式,大量铺陈日常生活细节,写 生活的原生态,像拍摄纪录片那样,把一个乡村青年男子成长的焦虑和挣扎,客观地、有趣地、当然也是无奈地呈现出来了。在许许多多的叙事元素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地是乡土叙事和底层叙事,尤为可贵的是,长青没有泛泛地处理这两大类叙事,而是以青春成长为核心,把这两种叙事贯穿起来,从而支撑起来了立体的小说伦理叙事的时空。这就是我所说的长青小说具有的诗学正义。

    但是,由于作家过分倾力于把握这些综合元素以及着力讲好它们的故事,从而对小说思想的顶层设计放松了严密的思考。我想,面对复杂幻变的现实,如果长青能够理性地追问城乡“冲突”的美学问题,调整对道德问题的单级书写姿态,那么就能够写出底层成长的复杂心理地形,就会摆脱目前小说叙事的道德困境,增强小说叙事的力度、韧度和深度。

                ( 作者系安徽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

Tags: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银鱼来》展现家族百年恩怨情仇 下一篇一款纪念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