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深圳作者共同表述深圳最新原创文学
2016-12-20 22:15:57 来源: 作者: 【 】 浏览:428
分享到:
评论:0

    备受文坛、学界关注的第三届“深圳十大佳著”(虚构与诗歌类)评选日前揭晓,南翔中短篇小说集《抄家》、邓一光中短篇小说集《深圳蓝》、盛可以长篇小说《野蛮生长》、远洋翻译诗集《重建伊甸园——莎朗•奥兹诗选》、陈再见长篇小说《六歌》、唐子砚诗集《罗马信笺》、蔡东中短篇小说集《我想要的一天》、郝周长篇小说《偷剧本的学徒》、谢湘南诗集《谢湘南诗选》、吴君中短篇小说集《皇后大道》等十本作品榜上有名。

    据了解,第三届“深圳十大佳著”(虚构与诗歌类)评选活动由深圳市作家协会、福田区公共文化体育发展中心、福田区文联主办,福田区图书馆、福田区群众文化学会、深圳大学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深圳商报《读书周刊》承办。本次“深圳十大佳著”评选活动评出10本由深圳作者创作的虚构类“非学术”好书,包括小说与诗歌等著作,涵盖中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儿童文学、诗集和翻译等,充分展现了深圳文学的丰富多彩和创作活力。

名家作品一马当先

    在此次入选“深圳十大佳著”的作品中,既有深圳文坛名家的作品,如《抄家》是南翔的中短篇小说集,共包含十篇小说,围绕上世纪50至70年代人们在赣西、袁江、宣江火车站的日常生活,展开一系列的故事叙述,刻画当时各个阶层的人物,如《特工》里拥有众多秘密的中共地下党大舅、海外归来爱国的音乐教授,《甜蜜的盯梢》里为袁江生态忧心奔波的中学教师父亲等,作者善于把琐碎的细节变化成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而这些在作者笔下的人物或是当时一部分人的典型象征、折射当时的社会,或包含着作者对人生、对社会、对生态所有的人文精神,并通过这些人物张弛有度、平和深刻、细致真实地呈现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知青下放、张贴大字报等事件的真实场景。

   《深圳蓝》为邓一光到深圳后所创作的最新短篇小说结集。小说既写出了城市生活的残酷,也写出了它温暖的一面,让人得见希望之光,兼有地域风情。常言道,隔行如隔山,而邓一光的小说却能穿越各行各业,自由率性,游刃有余。跨行业跨学科的人生况味隐喻融入小说情节,促使读者在阅读时生发另一轮思考,多重思考,是其小说亮点所在。

    盛可以的长篇小说《野蛮生长》则围绕李姓家族展开,每个成员都是来自最底层的普通人,每个人都靠着原始的生命力直觉本能地野蛮生长着,性格不管不顾,横冲直撞,但又受限于所生活的时代,个人命运不可避免得经受着坎坷。严打、劳教、计划生育、非典等,现当代的很多事件都深入到了每一个普通中国百姓的家庭里。盛可以进一步推进她一贯野蛮、冷酷的笔锋,直捣事件与人心内部最原始野蛮的真实面目。

    吴君的中短篇小说集《皇后大道》,正如有评论称:“关注的是深圳人生活和精神上所遇到的问题,并且写得越来越细致,发现了以前很少被呈现的生活经验。这些痛楚的经验,对这一特殊人群的关注,是此前的中国文学中所没有的,可以说是她的新发现”。
 
新生力量创作劲势刚猛

    文学新秀脱颖而出,体现了深圳文学新生力量的刚猛劲头,也是本次评选结果亮点。陈再见的《六歌》代表的是六曲挽歌——或告别青春,或人生告别,或生命告别,等等。小说以一个心怀单纯、善良又懵懂的少年单青海的成长为线索,串起了《豆汁记》《怕光记》《逃亡记》《潜入记》《枪声记》《弑母记》六个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社会案件,故事以“逃亡—回归”为主线,扇形辐射其他人物与故事,讲述成长过程中命运、生命的不可思议,表现人在现实中的无奈无助,以及精神上的救赎,并通过人物表达对人性的思考,全景式地表现了这个时代的生活风貌,展现了当代生活的广阔和多元。

    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理想与现实总是貌合神离。都市深圳,小城留州,来来去去着或得意或失意的人,然而不管谁,都各有各的挣扎。蔡东的中短篇小说集《我想要的一天》以城市书写为主,对城市文明展开反思,致力于对城市经验的开掘和表达。她的作品显示出一个年轻作家的深度、情怀和艺术才华,是当代城市文学领域的丰美收获。

    郝周的长篇小说《偷剧本的学徒》是一部优秀的抗战题材儿童小说。以抗战时期中国普通少年的视角,讲述了抗战时期鄂东小县梅城一位名叫连水的十三岁农家少年充满传奇色彩的抗日故事。该书正如儿童文学作家萧袤所评价道:“既是可歌可泣的全民抗战图,又是有血有肉的英雄人物志,更是亦庄亦谐的鄂东风情画。”

 原创和翻译诗集大放异彩

    此外,原创诗集和翻译诗集在本届“深圳十大佳著”评选中大放异彩,同样令人眼前一亮。莎朗•奥兹的诗选《STRIKE SPARKES》是作者从1980年到2002年出版的七部诗集中精选而成的,远洋根据诗选的内容,将中文译本命名为“重建伊甸园”。这本《重建伊甸园——莎朗•奥兹诗选》收录一百多首诗,作品以奇妙变幻的韵律、语言和乐章不断重现童年的痛苦、青春期性意识的萌芽、完满的婚姻、好奇的孩子们等主题。这些击中心脏的诗歌,随着出人意料的双关语、跳跃的节奏和日常生活令人不安的启示,俘获着我们的想象,也俘获着我们的心灵。

    唐子砚的诗集《罗马信笺》是一本深入探寻女性内心世界的书。该诗集分为六个小辑:《心理病》《罗马信笺》《四季》《武汉》《孩子》《厨间》。在每一部分,诗人的灵魂触角都扎入了其中,既带有强烈的内心挣扎,犹如一场诗人对自己发动的心理治疗,又告诉我们在生活中的永恒事物,或关于居住地、友情、亲情,或关于生的喜悦。

    《谢湘南诗选》精选谢湘南1997年以来创作的短诗200余首。这些诗犀利地剖开了物质世界的脆弱,将人在都市,人在城市化进程中无处寄放的心灵,和无可比拟的孤独感清晰展现。
 
展现深圳文学实力和潜力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本届“深圳十大佳著”(虚构与诗歌类)评选结果,几位担任评委的知名专家学者纷纷予以高度评价。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表示,“深圳十大佳著”的评选迄今已是第三届,任何评选的声誉都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今年的评选,评委们都出于艺术公心,坦率直言,选出了好作品。

    在谢有顺看来,本届评选最大的特点是视野广阔,张扬小说、诗歌的同时,也关注儿童文学和诗歌翻译,承认文学名家高人一筹的成就的同时,也充分肯定新生力量,为一种正在生长的文学才华加冕。“有些新人,甚至所有评委都不认识,但作品却征服了我们。这个评选结果,也许我们会有遗漏,但入选的作品都绝对值得推荐,值得一读。这个作品名单是高质量的,它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深圳文学确实占据了广东文学的半壁江山,而且在全国具有了较大的影响力。”

    原江西省文联主席、作家陈世旭告诉本报记者,参加这次“深圳十大佳著”的评选,他最突出的感觉是深圳对文学的重视,以及深圳文学创作的巨大实力和潜力。“对一个国际化都市来说,这两点都是极为令人羡慕的。尤其是有许多年青作家,这是深圳文学的希望。”

    同样,在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院院长熊育群眼中,这次评选展示了深圳在文学上的实力,不但名家多,新人也多,且见小说、诗歌阵容强大。“深圳小说家的中短篇是强项,这次长篇小说也展现了实力,尤其是新人推出长篇就得到认可,这是一个喜人现象。”熊育群特别向本报记者介绍,唐子砚的《罗马信笺》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灵性扑面,东方的意绪与西方的诗艺结合得非常好。“可圈可点的作品太多,让我投票很为难,没有进榜的也有一些不错的作品。只能表示遗憾了。”

    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汤奇云则认为,“深圳十大佳著”的评选,已经形成了其独立的价值观。“那就是,可能会有遗漏的佳作,但绝不容忍滥竽充数的作品充斥其中。也正因为坚持如此原则,极大地激发了深圳作家的参评热情。不仅一线作家不断奉献出,他们对生活与社会有真知灼见的作品;也激发了一大批深圳文坛新生力量的创作热情。他们热爱文学,也拥抱生活,创造了大量让评委们难以割舍的好作品。”汤奇云表示,这些作品,不仅视野开阔,叙事技法与体裁新颖,而且把文学的触角深入到了深圳社会的各个领域。他们在共同讲述一个完整的“深圳故事”。这也正是“深圳十大佳著”的评选所要达到的目的。“比如,此次将一部外国诗歌集译作的入选,就是这一价值观的生动体现。”(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第三届深圳十大佳著授奖词


    南翔小说集《抄家》

    南翔的《抄家》以十个中短篇小说从不同侧面艺术地再现了当代历史中难以泯灭的十年“浩劫”:既有还原“文革”真相的探究冲动,也有对粉饰“文革”和浪漫想象“文革”的揭底和点醒;既有对“文革”特有符号体系意味深长的辑录,也有对“文革”政治生态及其灾变的对焦和存照;既有历史吊诡处的不尽背书,也有人性深层的不断敞开。南翔能在沉重悲戚的历史叙事中,劈开多条自己小小的路径,故事看似波澜不惊,却能扣人心弦,历史价值和文学价值、认知意义和审美意义无可低估。

    邓一光小说集《深圳蓝》

    邓一光的《深圳蓝》书写了深圳各行各业的底层人物故事,他们从五湖四海涌向深圳,孜孜追求认可,将城市当作自己完成生命转型的烹饪之器。作为一个进入中国当代文学史的名字,2009年移居深圳后的邓一光放弃了那些令人心潮澎湃的历史重构故事,开始书写我们身边平凡甚至卑微的小人物,成就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邓一光。他沐浴着深圳这座城市的阳光和活力,将这勃勃的生机幻化为可触可感的文字,以文学的道德刻画了他对爱的信仰、对现代文明的忠实和对城市的理解,刻画出一种新的城市气质和新的时代精神。

    盛可以长篇小说《野蛮生长》

    盛可以的《野蛮生长》是一部有宏大创作野心的作品,叙述了乡村女性李小寒一个大家族的百年命运,演绎了祖孙三代人的生命历程。故事开始于辛亥革命时爷爷的出生,结束于2011年爷爷的去逝,以巨大的勇气面对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历史。盛可以在这部作品中进一步推进其一贯凌厉的笔锋,省略了一切华丽、细致、表现性的因素,省略了一切使事物变得柔软的因素,直接地、不抱任何幻想地呈现了我们混乱的经验和黑暗的灵魂,成为盛可以个人风格的典范之作。

    远洋翻译诗集《重建伊甸园》

    远洋的翻译诗集《重建伊甸园》是莎朗·奥兹1980至2002年问世的七部诗集的精选本。奥兹的诗不断重现童年的痛苦、青春期的性萌芽、婚姻的情状、孩子们的好奇等主题;资源多来自琐屑的生活亲验,但善用口语化、意象化和戏剧性叙事手法,情思饱满地写出了新感受、新境界,令人产生强烈共鸣。被视为继承并光大惠特曼讴歌身体的传统的杰出诗人。远洋以资深诗人、翻译家的识见和功力,再现原作精彩,给在国际间声誉日播的深圳文学版图开拓了一片新景观。

    陈再见长篇小说《六歌》

    陈再见的《六歌》以一个南方海滨小镇少年的成长和闯荡为线索,串起六个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故事,将个人成长经历与探案故事巧妙结合,客观地展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基层风貌。小说结构新颖,有条不紊地展示各种悬疑布局,既具文学性,又有可读性。陈再见着力描写从乡土中国到城市中国的转变,并以一种温和而执着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考,从而成为80年后作家中少见的兼具乡土中国的讲述者、城市生活的观察者、先锋小说的承传者视角和功力的优秀作家。

    唐子砚诗集《罗马信笺》

    唐子砚的《罗马信笺》是一部深入探寻女性内心世界的诗集,书中既洋溢着诗人细腻温情的独特感悟,也具有同一时代所有人的那种丰富的、没有来由的混沌体验,现代感鲜明的独白,令人印象深刻。诗人在对客观物象进行选择、提炼、思考和感受的同时,用最简洁的词句传达出尽可能丰富的内容,含蓄而跳跃,平白而隽永,现实性、象征性与哲理性有机结合,诗歌的情思展开以及口语化的语言表现充满矛盾张力,深入表现了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和内心世界的复杂性。

    蔡东小说集《我想要的一天》

    蔡东的《我想要的一天所收作品》,以其细腻婉转的叙述,完成着她对这座城市灵魂伤痛的抚慰。必要的自我反思和良知的自我反省,既是她开给猛然步入现代化的孤独而焦虑生灵的药方;也是她给这世界以温暖和未来的一种情怀。她以温良恭俭的言语,和风细雨地表达了对现代性的一种警惕。而人作为大时代中的个体,其被动性也在这种温婉的叙事中,得到了清晰表达与呈现。,在绝望中希望,在悲观中乐观,在虚无中相信,蔡东的小说总是充满力量。

    郝周长篇儿童小说《偷剧本的学徒》

    郝周的《偷剧本的学徒》是一部具有乡土气息、富含戏曲元素、充满宽容正义力量的优秀少儿长篇小说,作品回归儿童文学的儿童本位,摒弃“脸谱化”“概念化”和“符号化”,重在写抗战时期符合儿童特性的冒险、勇敢、友爱、向善的故事;以质朴的扎根大地的文学理念,努力向少年儿童传达文学真意和社会责任,凸显主人翁对生命的呼喊和命运的抗争,流溢着可贵的家国情怀。文本构思精巧别致,平中见奇,俗中透雅,整部作品灵动丰厚,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谢湘南诗集《谢湘南诗选》

    谢湘南的《谢湘南诗选》是现代生活的一个语言镜像。一个漂泊者、孤独者、怀梦者,从乡村进入城市,置身于破碎的经验、无援的情感、茫然的行走之中,有力地书写出了一种工业制度下人的现状与困境。谢湘南直面现实,但不哀怨,不愿驯服,却又仁慈。他以个体的砥砺前行,在庞杂、混乱的生活中,为一种卑微的生存留下了一个坚毅的面影,正如他用日常的口语,为一座城市保存了日益稀少的诗意。

    吴君小说集《皇后大道》

    吴君的《皇后大道》中的系列深圳题材小说,从外省人到本地人,从关外到特区再到香港,为读者画了一个近乎完整的深圳地图,串起了深圳人35年的精神史。吴君力图破解身处深圳物质社会中女性的心灵密码,探寻底层女性被遮蔽的精神层面,带给中国文学长廊新的人物系列,是对当代小说创作的宝贵贡献。吴君除了不断地书写她眼里的深圳,同时她保持着对人心人性的追问,正是这种冒犯和对国民性的批判与自觉,让我们看到一个作家的勇气和力量。

 

Tags:深圳 作者 共同 表述 最新 原创文学 责任编辑:master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第二届“桂城杯”诗歌奖颁奖仪式.. 下一篇第三届深圳十大佳著评选隆重颁奖..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