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拜厄特成名前每天在床上哭 丈夫半夜煮热咖啡
2012-09-11 08:30:43 来源: 作者: 【 】 浏览:814
分享到:
评论:0

▲布克奖得主、小说家、诗人和文学批评家A.S。拜厄特。 (资料图片)

  记者 刘悠扬

  9月6日晚,上海外滩源壹号,英国老太拜厄特套着条纹衬衫,一头蓬勃的银发下,弯弯笑着的眼睛狡黠地藏起了她犀利尖锐的知识分子立场。

  这是布克奖得主、小说家、诗人和文学批评家A.S。拜厄特中国之旅最重要的一站。她的身侧,坐着中国著名女作家、2011年布克文学奖的提名人王安忆。中国和英国,上海和伦敦,两位同样书写女性经验的女作家,当晚以《当代女性写作——中国与英国》为题展开双城对话。

  从女性文学奖谈到从事写作的心路历程,从小说的翻译谈到当代女性写作的问题,拜厄特和王安忆有共鸣也有歧见。和拜厄特不同,王安忆作为张爱玲之后的海派文学传人,擅长以敏感和高超的领悟力挖掘小人物的曲折情感和经历,在日常生活的题材中,她探讨的却是深刻而仁慈的人性,体现的是对人的生存状态及本体世界的关怀。活动现场,这两位中英两国最顶尖的女作家为读者带来一场充满智慧交锋的思想碰撞。

  和莱辛一样“彪悍”的英国老太

  今年,拜厄特作品简体中文版的出版确实形成了一个小高潮。据新经典文化负责人介绍,该公司曾于2008年推出过拜厄特的代表作《占有》,此前中译本书名为《隐之书》。此次值拜厄特访华之际,新经典文化重新推出该书新版,取其英文书名《占有》,并采用拜厄特最喜欢的威廉·莫里斯风格的图案作为封面元素,加之精装版本装帧凸显这部作品的迤逦磅礴与端庄典雅。除《占有》之外,新经典文化还同时推出她的另一部小说《天使与昆虫》中译本。而在不久前的7月,作为全球首个跨国合作出版项目“重述神话”系列的最新作品,拜厄特的新作《诸神的黄昏》也由重庆出版社推出简体中文版。

  A.S。拜厄特,正式头衔是安东尼娅·苏珊·拜厄特女勋爵。在英国,她的文学地位丝毫不输2007年的诺奖得主多丽丝·莱辛。同样是女性写作的代表作家,拜厄特的第一部小说《太阳影子》于1964年出版,至今,她先后推出29部作品,囊括27座文学奖项,可谓著作等身、奖项等身。她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占有》使她在1990年一举摘得当今英语小说界最重要奖项——“布克奖”,奠定了她在世界文坛不可撼动的大师级地位。

  而拜厄特的“彪悍”程度,也丝毫不输同样以犀利著称的英国老太多丽丝·莱辛。左手写小说,右手写批评,2003年,当《哈利·波特》系列正当炙手可热时,拜厄特在《纽约时报》周刊的专栏上写道:J·K·罗琳描写的世界没有深度也不神秘,“只对想像力被禁锢在电视机前的成人有效”,这一评论曾引起英国评论界与媒体的轩然大波。

  作为女性写作的代表作家,拜厄特的作品也异常关注女性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问题。她不止一味地强调男女平等,而是在肯定男女差异的基础上刻画女性的个性与情感,同时敢于直面女性自身的缺陷和弱点,极力针砭而不留情面。

  成名前“每天在床上哭啊哭”

  谈到各自写作的心路历程,拜厄特表示,《占有》是她文学生涯中一个重要转折点。

  对于许多中国读者而言,喜欢读拜厄特始于她20年前创作的大部头小说《占有》。可是拜厄特回忆说,在《占有》成书以前,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大多数出版商都希望她把书里大段大段的维多利亚风格的诗歌、散文删掉。“那时我丈夫夜里总是要给我煮热咖啡,因为我每天在床上哭啊哭”。后来《占有》却拿下了布克奖。这本书平行地描述两位当代学者与19世纪两位诗人的相遇与情感纠葛。2002年时,华裔编剧黄哲伦将这本小说改编成了电影《迷梦情缘》。

  王安忆则回忆说,母亲茹志鹃也是作家,最早“她不希望我成为一个作家,她会觉得做作家这个职业非常的辛苦。她觉得想像力是虚无的存在,看不见,摸不着。我后来还是做了作家,因为我个人在写作里面得到了很大的乐趣,所以我现在想告诉这些年轻人,假如你不能在文学里面得到乐趣,你就不要写,因为除了得到乐趣得不到别的回报。”说起自己笔下的女性,王安忆表示,“其实我写的所有女性,都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做不到的。她们为了实现一个想法可以牺牲,她们是不要自我的那种人,我恰巧不是这种人。”

  在英国文坛,拜厄特对于“性别主义”的批判尽人皆知。在她将矛头指向英国橘子小说奖前,拜厄特也知道自己常引发争议:“出版商请求我别乱说了,可有人问我,我就会直说:橘子奖就是个宣扬性别主义的奖项,你在里面连一个男性作家都找不到。好比之前有人在伦敦创办了一项‘黑人文学奖’,很快就关门了,因为那是种族主义”。拜厄特坚持认为,设立女性文学奖是一种性别歧视,“女性只要写些有头脑的文章,就会让批评家很不舒服,他们觉得那就像是狗只用后腿站立那么不自然。”

  相比之下,王安忆的态度温和得多。“女性文学奖在中国也有,但它是民间的,目前为止也没什么人知道。在中国包括女性本身,对性别歧视问题不是这么敏感,所以对于这个奖,至少知道的人没那么反感。”对她个人而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刚刚听到“女性主义”作家的概念时也不无抵触,“我不认为我是女性主义作家,但是我现在慢慢接受这么一个命名了,因为女作家和男作家确实有差异。男人的世界太大了,他们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女作家要做的事情就是可以写出她的感情。我自己觉得很幸运,我是一个女作家。”

  英国文坛姐妹花同与中国有缘

  拜厄特1988年就曾来过中国,造访过北京大学,并在当时的校园引起了轰动。她开玩笑说那次访华颇为不快,因为主办方与她研讨的内容是短篇小说,而当时她根本没写过短篇小说,自觉很是丢脸。不过,有人向她推荐了一位中国作家沈从文,之后她读过不少沈从文的作品,自己也写了短篇小说,还被朋友称赞有中国味道,她颇为欣喜。

  然而,在《占有》出版简体中文版之前,拜厄特在中国的名气却不如她的妹妹玛格丽特·德拉布尔更大。说起这对英国的“文坛姐妹花”,也是一段佳话。

  玛格丽特·德拉布尔是AS·拜厄特的胞妹,小她三岁,也写小说,但是比姐姐更早成名,1963年便以《夏日鸟笼》一书亮闪闪登上文坛。1993年5月,玛格丽特·德拉布尔曾和多丽丝·莱辛一起访问中国。中国的读者对她,也比对拜厄特更为熟悉。内地已经出版过她的多部小说,如《红王妃》、《金色的耶路撒冷》、《冰雪时代》、《磨砺:一个未婚母亲的自述》等。此外,德拉布尔还担任著名的《牛津英国文学》的主编,算得上文坛头面人物。如果不算布克奖,德女士想必今天要比姐姐名气更大。

  可是这对姐妹作家从不一起出席公开场合,不轻易评论对方的作品,刻意避谈对方成就。扑朔迷离的姐妹关系引起众多猜疑。拜厄特曾说,“因为我需要有自己的空间……与另一作家分享同样的记忆是困难的”。但据苏茜·麦肯齐在英国《卫报》刊出的一篇文章所说,玛格丽特·德拉布尔告诉记者,姐姐对自己结怨的真正原因,乃因拜厄特的儿子查理不幸被一辆汽车在街上撞倒后身亡,而玛格丽特的孩子们却安然无恙,妹妹由此产生了难以解脱的负罪感,但姐姐的失落更难平复。

 

Tags: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文学界忆黄裳:活到老写到老,真.. 下一篇叶辛:知青文学表达一代人的心愿 ..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