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不理物情一生俱成梦境——评曾楚桥的小说集《观生》
2012-09-22 17:52:08 来源: 作者: 王 干 【 】 浏览:927
分享到:
评论:0

    曾楚桥的小说是一种有叙述质感和叙述理想的作品,他不像一些作家在纷纭复杂的生活中拟出简单的线索,加以编纂,筛选出所需的生活现象。曾楚桥的小说有些不惧畏生活中的那些乱象,他不去简单梳理生活中的线索,有时故意放弃已有的线索,而刻意呈现生活的原生状态,所以他把自己的小说的名字称为《观生》,观生者,乃冷眼观人生,零度出状态。

    零度写作是上个世纪新小说派的叙述理想,经罗兰·巴特的阐释成为新的美学价值观。零度写作的理念是对现实主义穷根追底的诉求,和传统的现实主义是既继承又断裂。零度写作的理论传到中国后,最先是被余华等先锋派作家作为语言的实验进行尝试,但开花结果却在“新写实”小说的创作中。

    曾楚桥有意追寻零度写作的原教旨意义,他的《观生》、《幸福咒》极其冷静地写出了底层生活的众生相,但叙述的过程有些有意回避思想的制约。他在写实的极致,就是出现了卡夫卡式的语境,《幸福咒》“女人在收拾东西时,突然发现照片上的丈夫长出了长长的胡子”。丈夫已经去世,即使不去世,照片也不会长出长长的胡子来,这有点荒诞,但也不排除人物的幻觉。而在《王十月写《秋风辞》》中,叙述者始终与人物王十月保持着一个很难掌握的距离,这距离是作家心中的“零度”,也是曾楚桥的叙述理想。

    有人把曾楚桥写的那些出租屋的故事,称为底层叙事,这是不太靠谱的。底层叙事的策略是叙事者扮演受苦受难的当事人,叙述苦难和灾难。但曾楚桥的叙事者是超然于出租屋的之上的,他的叙事基点不是底层,而是对底层叙事的一种调整。他只是借着那些原生态的生存者来讲述生活和人生的本相。

    丰子恺有一副对联非常有意思,“不近人情举足尽是危机,不体物情一生俱成梦境”。上联说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一个人要懂世故人情才能生存安逸。后一句说的心理状态,是文学,是艺术。一生梦境,才是文学的最高境界。浮生若梦,文学也是梦。当然,说的是文本本身。人活得像梦境,那是精神病患者。文字写得像梦境,是大师。人情练达,反而没文章了。

    曾楚桥在小说里,有意识地去不体物情,何谓物之情,就是世理。事理,世理,有时候是小说的大敌,也是艺术的大敌。从这个意义说,曾楚桥还有很多的敌人等待他去征服,去消灭。

Tags: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时在中春,阳和方起——在广东省.. 下一篇原理、方程式和西篱的《雪袍子》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